男性保養 | 男性保健 | 男性用品 | 男性飲食 | 營養健康
中醫養生經 心血管保健 男性健身好
當前位置:人民健康網>新聞資訊>
全國老中醫范維乾 談中醫學的科學性

時間:2019-10-24 10:34:44  來源:網絡轉載  觸屏頁

全國老中醫范維乾 談中醫學的科學性 假說是科學的先驅。中醫藥學就是來自先驅級中華文化之《易經》《黃帝內經》《傷寒論》綿延至今不為今日科學所解釋的人體生命科學的假說! 一、人體是巨系統

全國老中醫范維乾  談中醫學的科學性

假說是科學的先驅。中醫藥學就是來自先驅級中華文化之《易經》《黃帝內經》《傷寒論》綿延至今不為今日科學所解釋的人體生命科學的假說!

一、人體是巨系統和互聯網的假說

《黃帝內經》說:“上以治民,下以治身,使百姓無病…百姓人民,皆欲順其志也”,“心者君主之官”,認為人體是由百姓和管理者共同組成的人體生命社會。社會必有水利系統,頭腦位高卻不缺水,這是因為人體有一個強大的“肝主升”的“升水”機制。胃腸道與腎小管能吸收水液,下肢水液向人體上部回流,組織液向靜脈血管回流,還有抗利尿激素的縮尿、醛固酮的升水升鈉、血液滲透壓、血壓等,這些多部門的合力,使體重70%的水液克服重力作用逆而向上,謂之“肝脾主升水”巨系統。虎狼海豚喜合力捕食,人類經貿工農等無不靠合力維系,合力是社會與系統和互聯網的基本特性。中醫藥學就是研究人體合力的社會科學和系統科學!

二、新黃帝醫學橫空出世

錢學森說:“系統科學是西方科學的前沿……恰恰跟中醫幾千年總結出來的規律是合拍的”,“西醫源起和發展于科學技術的‘分析時代’……,把本來整體的東西分割了……到了大約二十年前終于被廣大科技界所認識到,要恢復‘系統觀’,有人稱為‘系統時代’”。

在21世紀的新時代,中醫學汲取了西醫學的新鮮血液,鳳凰涅槃,脫胎換骨,新黃帝醫學亮相登臺!論文在《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特刊》《G20峰會海外版特刊》《中非合作論壇北京峰會中醫藥特刊》《中醫藥法特刊》《中醫內參》《崛起的大國中醫》《中國醫刊》《中國醫藥學報》《中醫研究》《科學中國人》《今日中國·兩會特刊》《中國夢·中醫卷》《70周年共和國功勛人物志(中宣部文化部科技部教育部衛計委中醫藥管理局等聯合編篆)》以及人民網、頭條、搜狐、歐洲新聞、韓國新華網、泰亞新聞等媒體向國內外權威發布!

三、新黃帝醫學之“宏微規律”的假說

宏觀與微觀是人們司空見慣的口頭語,卻寓藏著一個“宏微規律”:微觀是基礎,微觀普遍聯系后的合力就會產生宏觀,宏觀反過來涵蓋微觀、包容微觀。整體拿來局部,系統拿來部分,宏觀拿來微觀。

《黃帝內經》說:“夫精者身之本也”,張景岳說:“精之為物,重濁有質,形體因之而成也”。人體的基本結構物質蛋白質和細胞謂之“精”。貨幣能存銀行能流通市場,秋糧能入倉也能做飯消耗,儲藏與流通消耗是兩種狀態。“精”處于儲藏的結構狀態謂之“腎精或腎藏精”。《醫方辨難大成》說:“精即天一之水也,藏則為精,行則為血”,筆者稱之為“精動為血”。比如,白細胞未激活時屬于“腎精”,一旦被激活,就“精動為血”,進入了工作態、活性釋放態,謂之“心血心火”。“腎精與心血”是同一物質的兩種“生命態”。中醫學研究生命態的普遍聯系。

張景岳說:“太極初分,兩儀以判,一動一靜,陰陽見矣”,坎卦代表腎精,離卦代表心血。蛋白質和細胞一旦成為“精血”身份,就進入了“陰陽升降水火上下”之人體互聯網之中了。“腎精”是收藏態,如同靜止的“水”,屬“陰”而在“下”,與冬季水凍冰封的“藏”相聯系;“心血”是活力釋放的工作態,如同熊熊燃燒的“火”,屬“陽”而在“上”,與夏季茂盛的“長”相聯系。如果“腎精(蛋白質)”虛虧而“腎水虛”,滋補腎水治療之。如果“心血(蛋白質的活力態)”不足,怠惰懶言,謂之“氣虛”,予以益氣治療之。如果“心血”太過亢奮,謂之“心火上炎”,就須清熱清心法治療之。原來中醫學的“血”是生命態和巨系統,包括血液但主要指全身蛋白質和細胞的“動態”。四物湯(當歸川芎白芍熟地)之補血和血活血,當能促進“精動為血”,使細胞與蛋白質積極工作,具有旺盛的生命力(氣),謂之“血為氣之母”。

四、新黃帝醫學之物質運動規律性的假說

物質世界是運動的變化的,為此,新黃帝醫學將物質運動規律性歸納為“十六條”,即物質性、矛盾性、統一性、系統性、聯系性、層次性、時空性、凝聚性、有序性、社會性、穩定性、可變性、恒動性、過程性、控制性、多樣性。人體生命必然遵循“十六條”。只有用“十六條”才能解釋人體生命的科學性!大智若愚的黃帝們,早就對“十六條”心明眼亮!《易經》說:“形乃謂之器”,《黃帝內經》說:“升降出入,無器不有,故器者生化之宇”。開篇明義,人體生命是物質的“器”,處于“升降出入”和普遍聯系的運動狀態。

《黃帝內經》說:“精化為氣”,張景岳說:“精化為氣,謂元氣由精而化也”。腎精蛋白質和細胞是生命活力的載體,活力釋放謂之“化氣”,活力具有推動生命活動的原動力作用,謂之“元氣、肺主元氣”。原動力來自先天腎精DNA之遺傳和后天腎精蛋白質的釋放,故《黃帝內經》說:“腎上連肺”,張景岳說:“肺為氣之主,腎為氣之根”,“命門有火候,即元陽之謂也,即生物之火也”,將十六條之層次性、恒動性、時空性、系統性、可變性等,巧奪天工地運用于人體生命活動中。

五、新黃帝醫學之《黃帝總綱》的假說

張聿青說:“肝合脾主左升”,吳達說:“肝木賴脾土之升”,陳平伯說:“邪郁肌表,肺胃內應”,王孟英說:“不饑不便,肺胃失其下行”,何廉臣說:“蓋濕熱一癥,肅清肺胃…”,石念祖說:“溲痛為熱結肺胃”。清代醫家已經把“肝與脾”的“主升”和“肺與胃”的“主降”聯系成了巨系統。

黃元御則根據《黃帝內經》“胃者六府之海”、“胃者……六府之大源也”,將此前的“六腑”歸納成了“胃府”,于是人體只有六個藏象、兩大系統。心、肺、胃是同一個主降的巨系統,謂之“右降”,腎、肝、脾是同一個主升的巨系統,謂之“左升”。升降循環,一氣周流,成為一個“圓”,筆者稱為“太極圓”。左升者由地升天,“天以陽生陰長”;右降者由天降地,“地以陽殺陰藏”。這是人體系統科學的最高境界,大道至簡,綱舉目張。宏觀拿來微觀,系統拿來局部,中醫拿來西醫,將全身景觀盡收眼底!筆者將來自中華文化之《易經·八卦》與《黃帝內經》的“太極圓”命名為《黃帝總綱》,它是21世紀中西醫融合一體的人體生命科學的綱領性理論!

《黃帝總綱》的橫空出世,標志著東西方醫學科學的一體化!動脈血從微血絡而出,灌溉衛分細胞組織,津液由營出衛,由里達表,由中心到四周。這是心肺胃右降巨系統主宣發宣降、布津、通降、達表。《黃帝內經》說:“營在脈中,衛在脈外”、“五臟六腑,心為之主”、“心主血脈”,血液出脈,就變成了津液。津液為水,中含“心陽心火”,心不自降,肺胃代勞,右降即“心降、火降”,心陽當空,普照大地,萬物生發矣!血液循環、糖原與葡萄糖、ATP與ADP、攝入與排出、凝血與溶血、心臟的收縮與舒張等等都是在元氣推動下的升降相因、循環往復的“太極圓”。

肌肉與血管,左升則收縮,右降則舒張。細胞膜上有鈣離子通道,鈣入細胞則收縮左升,血壓升高;鈣出細胞則舒張右降,血壓降低。故西藥地平類屬于心肺胃右降巨系統。能量右降收藏為ATP,能量左升釋放為ADP。血脈位高,血脈外的細胞組織(衛分)位低;鉀的本位在細胞,鉀能藏精喜右降而生命火,若鉀失右降則血鉀升高,此為火炎;鈉的本位在血脈,鈉能留水為左升;若血鈉離位下溢衛分,水飲為患。免疫系統稱為衛氣,屬于心肺胃主衛氣主右降主宣降主肅降肅殺巨系統。衛氣之白細胞、補體抗體等與病邪交爭白熱化之際,病菌等“病邪”釋放各種致病因子謂之“熱毒”;白細胞等抗邪元氣(如免疫因子)大釋放而“心肺胃火盛”。中藥銀花連翹大青葉等和西藥抗生素能清熱解毒,就針對病邪亢盛之“熱毒”。所謂“瀉火”,針對自身原動力即元氣的亢進(氣有余則為火)。西醫之化療、放療大瀉細胞增殖失控之火,但有濫殺無辜、肅殺“氣血”之弊端。

電燈、機器都有開關,凡運動必有控制。《黃帝內經》說:“腎者,作強之官,伎巧出焉”。四肢運動之精準拿捏謂之伎巧。心主運動,心到手到眼到,而“伎巧”屬腎屬陰。中醫用熟地、白芍、山萸肉、麥冬、六味地黃丸等滋養“腎陰”,就是穩定性和控制性的巧妙運用。

《黃帝內經》說:“飲入于胃,游溢精氣,上輸于脾,脾氣散精,上歸于肺……”,“谷入于胃,以傳于肺”。認為“脾主運化”分為“脾運與肺運”兩個階段。筆者稱,水谷精微從胃腸道吸收后運輸到了細胞質,經過酵解生成了丙酮酸,這是“上輸于脾”的“脾運”階段。其后,丙酮酸還要上行而進入線粒體(肺為天而在上,線粒體屬于肺),進行有氧氧化,釋放出了全部能量(元氣),這是“脾氣散精,上歸于肺”的“肺運”階段。因為“陽氣者若天與日”,“天氣通于肺”,氧氣即天陽之火,易灼自身(氧化),故人體將氧氣鎖在線粒體內,專司“肺運氧化”。線粒體膜能抗氧化,屬于肺胃之陰。麥冬、石斛、百合、地黃之屬能養陰,當通過線粒體膜等抗氧化機制起作用?氧氣在天,豈肯下降?全賴肺能納氣右降,藏于線粒體中,成為命門之火。

六、新黃帝醫學之皮膜津液的假說

《黃帝內經》說:“脾與胃以膜相連耳”,張景岳說:“蓋膜猶幕也……所以屏障血氣者也”。這里所說的“膜”指容器的“皮或壁”,謂之“皮膜”,包括皮膚粘膜、管腔壁(心血管、胃腸道、腎小管)、細胞膜、細胞內膜(如線粒體膜)等,具有隔斷、成型作用。皆屬于“肺胃合皮膜主受納主表”,這個“表”深入到了人體內部和分子細胞水平,是遍布全身的巨系統和生命態,與今天人們所理解的“表”大相徑庭!皮膜之用為肺胃,皮膜之本是腎精。故《黃帝內經》說:“腎者主為外”,“心部于表,腎治于里”,大有深意!

王淪說:“津液者血之余,行于脈外,流通一身”,張聿青說:“人身之津液,流布者即為清津,凝滯者即為痰濕”,“痰之與津,本屬同類”。人體結構物質除了“腎精”就是水液,水液之赤者為血液,水液具有活性(元氣)謂之津液。包括細胞內外液、組織液、關節腔液、汗涕唾等,具有營養、輸送、潤滑、膠結粘連、溝通、填充、修復等作用。《黃帝內經》稱“胃為之市”,指胃津如市場流通交易。津液的運動變化稱為“脾”,津液的時空性稱為“肺胃主受納通降主布津”。精左升為津,津右降為精。血糖為津,糖原為精。腎藏精,肺藏津。津液生濕,皮膜生痰,謂之“痰濕”。

衛氣抗邪也即“胃津”抗邪,何廉臣謂“胃主一身之津液”,慶云閣說:“胃主四肢,為津液之主”,胃津關系著“溫病”預后之成敗。

津液具有生命力而運動變化不息,謂之“脾主為胃行其津液”。但津液性陰,必得陽氣為之啟動,稱為“腎陽、腎氣”,因攸關生命,又稱“命門之火”。皮膜是命門腎氣的載體。皮膜右降則脾土左升。

一部《傷寒論》就講“津液”二字。有四逆湯證,講命門火衰,脾土寒涼,難以左升。以附子大辛大熱,啟動命門之火,助以干姜溫復脾陽,炙甘草調和諸品,袪霜凍,暖脾土,活津液,左升肇始。升降相因,脾升則胃降,津液從微血絡灌溉而出,動脈血流向四肢末端,肢溫厥除矣。近有“火神派”倡大劑附子,筆者以為左手脈沉緊苔白濕,方可用附子。左手弱脈者氣血衰于左升(西醫心衰),須人參黃芪當歸麥冬之屬益氣補血養陰。若同時有四肢末端厥冷者,可合用附子。胃津是命門元氣的載體,急性吐瀉脫津即脫氣,血脈空虛坍塌,予四逆湯于無水處求水,當能調動衛分組織液回流靜脈,以有“自身補液”之效。筆者親自應用觀察過。

七、新黃帝醫學之元氣的假說

張景岳說:“夫生化之道,以氣為本,天地萬物,莫不由之…日月星辰得以明…四時萬物得以成…人之有生,全賴此氣”。《黃帝內經》說:“真氣者,所受于天,與谷氣并而充身者也”。

在先天腎精DNA遺傳基因指令下,生成了后天腎精蛋白質,精升為津,生成了肺津氨基酸。肺津是元氣的載體,津化為氣,是人身一切生命活動的原動力,謂之原氣(肺主元氣)。三磷酸腺苷ATP 與二磷酸腺苷ADP,是來自先天與后天腎精的肺津核苷酸、氨基酸的衍生物,是專司能量供應的肺津。能量來自食物。故ATP與ADP就是古人所說的真氣、原氣(元氣)。元氣即原動力。

大智若愚的老祖宗們早就明白“辯證法是關于普遍聯系的科學(恩格斯)”,明白人體生命是“互聯網和巨系統”,是細胞群體的“合力”,創造了獨具東方中華特色的人體生命科學!到了21世紀的今天,巨系統、人體互聯網、“十六條”、“宏微規律”、《黃帝總綱》、生命態、皮膜、津液等系列理論的問世,中醫學將大步走向分子細胞,人類醫學科學高速創新發展的新時代到來了!

 

該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,不代表人民健康網觀點,如涉及版權問題,請聯系管理員予以刪除!

新聞資訊
新聞圖片更多
118开奖现场